点击关闭

申花队-柏佳骏和曹赟定是在虹口足球场的看台上看的-新车资讯

  • 时间:

首只警用克隆犬

相關報道稱,從2012年租借到申花開始,柏佳駿已經習慣了每天訓練然後周末打比賽的生活,所以到了2019年的這個3月,當他在第一場比賽中吃到紅牌被罰下並且被俱樂部下放到預備隊之後,一度覺得自己的生活變得有些不真實起來。「就是你原來的節奏被打亂掉,整個人都無所適從,不知道怎麼樣才好的那種感覺。」

一直到現在,柏佳駿都還記得自己代表申花隊參加第一場比賽時的很多細節,對他來說,那些東西就像是刻在了他的腦子裡,就像是昨天才剛剛發生過一樣。「我們主場打國安,那場比賽是德羅巴第一次亮相,主教練巴蒂斯塔頭一天就跟我說,第二天會讓我首發。你要說一點都不緊張,那肯定是騙人的,那場比賽前一個晚上我根本就沒睡着,就在那兒想第二天的比賽應該怎麼踢,想着出了這樣那樣的狀況怎麼辦,一邊跟自己說要趕緊睡覺,要不然第二天狀態會受影響,另一邊眼睛卻根本閉不上,畢竟我們那場比賽的對手是北京國安,又是我在申花的第一場比賽,心裏有點慌也正常。不過我這個人有一點好,就是比賽之前可能會瞎想八想,但真的到了場上反倒放開了,因為你想再多也沒有,踢就是了,誰怕誰啊?」

柏佳駿清楚地記着那個悶熱的晚上,那個0-3的比分,當然還有那種空有一身力氣卻無從使出的無奈,或許還有一些氣憤,因為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上了主教練的「黑名單」,自己怎麼就成了球迷口中的「毒瘤」。那場比賽開始前,柏佳駿跟曹贇定還有另外幾個朋友站在虹口足球場大廳出入口不遠處的地方,十幾米外的東江灣路上,來來往往的球迷當中,有眼尖的人看到了他們兩個,喊着他們的名字讓他們「加油」。柏佳駿揮了一下手表示感謝,回過頭來對着曹贇定來了一句:「你說,球迷現在是不是真的把咱們倆當『毒瘤』了啊?你能告訴我,你到底做了什麼嗎?我又做了什麼啊?」

(編輯:姚凡)

申花對7月1日主場對廣州恆大的那場比賽,柏佳駿和曹贇定是在虹口足球場的看台上看的,而在更早的一輪聯賽中,他們也沒有被主教練弗洛雷斯帶到南京去,這當然也就意味着,作為曾經申花左翼的這對主力組合,已經不在西班牙主教練的戰術體系當中了。

當外界堅持將曹柏與弗洛雷斯之間的關係「定性」為「對抗」時,他們兩個能做的,就是在沒有機會上場甚至進入大名單的情況下,自己給自己加練。「心裏肯定覺得委屈啊,如果我們真的這麼想也這麼做了,那倒也算了,關鍵是我們什麼都沒做,最後卻變成了毒瘤,球隊贏不了球也全都是我們的罪過,這個你跟誰去說理啊?要說著急的話,更多的還是為球隊着急,因為那段時間一直贏不了球,排名也一直在後面,反正那個時候我跟曹贇定就是互相安慰互相鼓勁,越是這樣我們越要好好練,心態反倒放得很平,因為我們不光要為自己,更要對申花這支球隊負責,我們不想成為申花降級的罪人。」

也正是這樣的性格,以及從小養成的習慣,讓柏佳駿為自己贏得「拚命三郎」稱號的同時,也因為過多的犯規和紅黃牌,成為外界口誅筆伐的「惡人」。「從小我的個頭就比別人矮,身體也沒有同齡人強壯,再加上徐(根寶)指導一直讓我跟比自己大一歲的年齡段的球員一起訓練,如果再不凶一點狠一點,肯定沒法踢,我身上的這股勁,也是從小就拼出來的。」如果說小時候球員身體上的差距還沒那麼大,踢中衛的柏佳駿在全運會上還能夠盯死一米九幾的高大中鋒,但是到了中超賽場上,面對無論身體還是個人能力都高出一籌的外援前鋒,身體不佔優勢的小柏,更加智能地用拼勁來彌補自身的不足,這也是他成了「惡人」的主要原因。「當然這裏面也有我自身的原因,比如說在情緒控制方面做得還不夠,有時候火氣上來了就不管不顧,但是總體來講,踢了這麼多年球,我基本上都是對球不對人,沒有想過要去傷害誰,但是在後衛這個位置上,有時候根本由不得你,我相信踢球的沒誰想當惡人,但是真到了那個份兒上,該拼肯定還得拼上去。」

因為首輪聯賽的那張紅牌,柏佳駿被下放到了預備隊,而或許是受了好搭檔停賽的影響,抑或是對弗洛雷斯的新陣型新打法不適應,曹贇定的表現也一落千丈,以往犀利的突破不見了,漂亮的助攻不見了,而外界更加關注的,是他每每失誤之後的急躁,以及防守時的失位,以及誰也說不清楚的比賽態度。這樣的情形,一直到柏佳駿解禁復出,依然沒有改善,畢竟在弗洛雷斯堅持主打的三中衛體系中,無論是他還是曹贇定,都顯得相當不適應。

早在2017賽季,柏佳駿就已經成為申花隊「百場俱樂部」的成員,同樣在那一年,俱樂部跟他續簽了五年的工作合同,這也就意味着,小柏作為球員最好的這段年華,都將奉獻給他身上的這件藍色戰袍,「我兒子現在也蠻喜歡踢球的,我跟曹贇定說過,以後等我們老了,就坐到虹口足球場看台上,看孩子們為申花踢球,想想就開心。」

一轉眼,柏佳駿迎來了自己在申花的第八個賽季,這也不由得讓他感嘆,時間過得實在是太快了,「剛來申花那會兒,我才二十歲出頭,也習慣了大家叫我小柏,但是現在我已經成了老柏了,在隊里時間比我長的,可能也就是曹贇定和莫雷諾了。」

8月14日訊 近日,上海綠地申花球員柏佳駿接受了《東方體育日報》的採訪,他表示不知怎麼就成了球隊毒瘤,自己不光要為自己,更要對申花這支球隊負責,自己不想成為申花降級的罪人;都是對球不對人,沒想傷害誰,不凶一點狠一點,肯定沒法踢。

事實上,糟糕的感覺並沒有隨着柏佳駿的解禁復出煙消雲散,幾個月的時間里,申花隊的教練從弗洛雷斯換成了韓國人崔康熙,身邊的隊友,也從瓜林羅梅羅換成了金信煜、沙拉維還有彭欣力、王永珀,曾經「轉會」去了大連一方的周軍,也重回申花擔任俱樂部總經理,而他也在外界的種種猜測和質疑聲中,經歷了從進不了大名單到重新坐穩主力位置的跌宕起伏,但他卻一直保持着沉默。「我這個人本來就不大愛說話,有些事情也不想去解釋,隨便人家怎麼說吧,我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今日关键词:台风白鹿即将登陆